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,而知空深

關於部落格
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,而知空深
  • 77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

「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」 原本這句話,總是掛在我嘴上。 但是,現在這句話, 卻傷害了我自己。 我深愛著他。 明明拚命的想掩飾心痛, 可是感受, 卻是如此真實深刻。 我望著兩顆小小的白色藥丸, 不要看它小,不吃可是會死人的。 那是控制我心臟的藥。 我露出不屑的眼神,將它丟進垃圾桶。 我才不需要那種東西。 別人總說我堅強。 但我明白,那只是倔強。 因為倔強能夠掩蓋所有對我自己不順眼的一切。 因為倔強可以掩蓋我的懦弱、可以掩蓋我的悲傷。 但不能掩蓋的只有一個── 我愛他的心。 沒有他的夜晚,我發了神經似的翻開舊相本。 相片沒有泛黃,而是我們的回憶泛黃了。 明知道看到這樣的片段回憶,我會禁不住的哭了,卻還是堅定的翻開它。 望著相片,我看見一男一女,開心的合照。 那是唯一的,我們的合照。 我又忍不住哭了,只是這次,不太一樣。 我帶著微笑哭了。 因為我覺得,相片中的他們真的好開心。 所以我跟著他們微笑了。 我蓋起相本,望著窗外。 無眠的夜晚,你是否還會想著我? 被人說過傻,只因為我深愛著他。 「他根本是在欺騙妳。」; 「那種人不值得妳愛。」; 「清醒一點,拜託了。」...... 總是這些話,圍繞在我身旁。 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我不能追求我想要的。 我只是去做了我想做的事啊......痛了、傷了,又有什麼關係呢? 我才不在乎。 因為這是我自願的。 原本都一直以為是自己在為他付出,但是我錯了。 他也在為別人付出。 而那個人,永遠都不會是我。 原本以為沒關係的事,原本以為自己付出自己痛沒關係。 我錯了,真的錯了。 「別再讓我為難了。」 他這樣的一句話,我懂了。 是我束縛了他的自由。 是我阻止了他想要做的事情。 是我的錯,是我太愛他。 但是愛一個人,也有分是非對錯嗎? 以前的我這麼想,答案是沒有。 但是現在的我這麼想,答案卻是......。 有,是我的錯。 他不喜歡我,是因為我不夠好。 是我的錯。 抱歉。 「你喜歡的是誰?」 我曾這麼問過他。 但是他只是沉默。 我反問自己: 「是我,這麼不值得信任嗎?」 這樣啊。 是這樣啊。 之後就不想這樣過問他了。 是我給他的困擾,難道我忘了嗎? 最後這個問題,是朋友告訴我的。 「他喜歡我們班小小隻的那個啦。」 這樣啊,她很可愛吧。 而他也很可愛啊,很配呢。 既然很配的話......為什麼我要哭? 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? 明明很配的。 當真正喜歡上一個人,說不痛是騙人的。 真的,好痛。 愛上他之後,覺得自己好懦弱了。 所以把自己偽裝起來,有種保護色,叫做透明。 透明的......這樣就算我流淚,別人也看不到了吧。 明明想笑著替他加油,卻哭了。 好傻好傻,曾以為他也很傻。 結果, 原來傻的, 只有我一個人。 覺得當真正的深愛著一個人,會很難放手。 因為太愛他了。 但是困擾到他之後,就不得不放手。 就算是懲罰吧。 愛上他是我的錯。 所以我放手讓他自由。 可是感情,哪有這麼容易說放就放呢? 這句已經是口頭禪了吧。 只是我看到了他,他也有沒辦法放開的時候。 信上這麼寫: 「我找到妳的無名了,照片不像妳喔。 我也有無名了,去看看吧。 我等妳留言。」 看完之後,鼻子酸酸的,我的淚水傾洩而下。 好難過,原來他還愛著她。 我好傻,好笨好傻。 一個禮拜過去了,我喝了些水,吃了幾片白土司。 站上秤重磅,我整整瘦了五公斤。 沒想到才短短的一個禮拜,變化就這麼大。 就像他對我的愛,才短短兩個月,就結束了。 不,或許就連開始也沒有。 或許他連愛,都沒給過我。 給我的只有, 那股無法簡單就抹滅的溫柔。 「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」 這句話,沒想到現在卻傷害了我。 他也有他無法放下的時刻。 是我不值得信任,他從來沒告訴過我這些事情。 我在他心中沒地位,是我忘了。 抱歉。 我真的忘了。 一切都不是那麼的絕對。 過了一個月,發現自己的心臟怪怪的。 去了醫院,醫生說我活不久了。 正常吧,活該。 因為我都把藥丟了。 不是藥苦難吃。 而是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個殘缺。 這樣的女孩,會有誰要呢? 還不是老了,很多事情都沒辦法自己做,都要別人幫忙,誰會想要照顧這樣的女生。 所以我才把藥丟了。 有誰想要這樣一身都是病的女孩? 呵,夠傻。 傻的可以。 笨的可以。 有時候會看著天空發呆。 覺得,為什麼天空如此遼闊? 「天空,妳會不會也有一些難過傷心的事呢?」 說完這句話,天空開始下起了太陽雨。 似乎是在回應著我。 天空......明明出著太陽,卻下起了雨。 就像一個強顏歡笑的人。 臉上的陽光大家看的到。 心中的悲傷,下起了大雨。 而我,站在草原正中央,痛快的淋著雨。 偶爾大哭一場,不也很好? 頓時,臉頰上一片溫熱,我以為是天空吻了我。 此時的一片濕潤,是雨水,還是淚呢? 我已分不清。 「吶,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,對吧?」 我這麼問了他。 「嗯。」 他也輕聲的回答著我。 靜靜的,我靠在他的胸膛。 睡著了。 天空很晴朗,鳥語花香。 抱歉,其實我已經死了。 早在沒有一個禮拜沒有吃飯、也沒吃藥的情況下。 除了心死了。 連身體也被帶走了。 這樣睡著了,我再也不會醒了。 流下眼淚,我卻微笑。 算是滿足的死去嗎? 我不知道。 只是......現在這樣,靠著他的胸膛,在一個美麗的午後,睡著了。 這樣的我,幸福吧。 只是我真的還放不下。 因為, 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, 你說, 是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