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,而知空深

關於部落格
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,而知空深
  • 77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煙火》(自創長篇情感小說.) 第三章【曾經】







第三章【曾經】



有時候我真的會覺得自己的成熟反而是種不成熟。
可能過慣了一個人的日子,我懂得我的心,只為了自己而跳動──直到遇見他以前。
我們的以後,或許那真的不是我要的結果。
「小空、小空……」他拉扯著我的衣袖,似乎想要解釋著什麼。
但我卻自私的連時間都不給他。
「不要,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。」我冷淡的口氣說明著,其實我真的好愛他。
「那只是誤會,妳聽我解釋!」說實話,他越是這樣對我、越是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,我就越想相信他。
特別是這種時候。
每次以為能到最後的期望,卻又被他的一言一語、一舉一動破壞。
每次我飛得越高,摔下來的時候就越是血肉糢糊、遍體鱗傷。
「滾。」一個字,表示我不想再多解釋。
只說一個字,其實那都是想要掩飾我顫抖的嗓音;轉過身,其實也都只是想偽裝自己掉淚的樣子。
我以為他的話,是我幸福的引線,牽著牽著,我就能走到終點。
天空湛藍的無限延伸,明明如此閃耀美麗、遙不可及,此時在我眼中,卻像是諷刺的嘲笑。
為什麼?我明明那麼難過,它卻像鏡子,反映對比差。
我抬頭,是因為下雨了。雙頰上的熱流,頻頻滴落在心裡,成了心中的傾盆大雨。
而他始終都只是默默的當個旁觀者、當我心裡的過客。
「……」他轉身離開,不帶點牽連與眷戀。
我又想起了前天晚上。
走在大街上,獨自一個人逛著街。
其實並不是因為我孤僻、不找人陪我,所以現在才單獨遊蕩在街上。
在一個小時前的一通電話裡……
「喂,阿式?你今天有空嗎?我想去逛街,陪我好嗎……?」我一一詢問著,然後很有耐心的、靜靜的,等他的回答。
「我現在不太方便。要考高中了,我在努力讀書。」在電話裡,我們永遠也不知道電話線那頭的對方,到底是以什麼樣的表情在跟我們說話,而我們的選擇只能是,默默揣測。
「噢……抱歉,打擾你唸書了。我自己去逛好了,掰掰。」語畢,我掛上電話。
老實說一個人走在街上的感覺很複雜。並不是孤單寂寞、也不是悲傷難過。
我踏著蹣跚的步伐,就像是小說那樣的情節一樣,我突然來到一間咖啡館。咖啡館裡,散發著濃濃的香氣。
被吸引進去的我,像著了魔似的。
可能聽起來很鳥,但就是那麼如此。
或許在夏日的午後,替自己沏一杯相濃的咖啡,然後反覆思索著我們空氣裡的對白,似乎也是挺浪漫的。
「不好意思,小姐,我要一杯黑咖啡。」接著又聽到服務小姐問:「完全無糖嗎?」
我沒有多理會她的問句,只是悶吭一聲。
望著窗外,我靜靜品嘗著苦澀的黑咖啡。對,這就是我要的黑咖啡。
完全沒有糖、沒有甜份,只有苦澀的滋味,就像現在我複雜的心情一樣。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在窗外看見了熟悉的身影。
那身影跟旁邊的可人兒有說有笑,看起來就像一對情侶──不,我想他們大概就是一對情侶。
而我只是感情的失敗者。在愛情裡,總是太過於認真的那個人會受傷。
雖然沒有起身、沒有像偶像劇主角那樣,看到如此冰冷的畫面之後就歇斯底里。
但我知道我的手一直該死的顫抖著,我一直都知道,其實我是在忍耐。
不管怎樣拚命的想讓自己被催眠,但有時候眼睛裡見到的事實,才會是事實。
其實一直都是我不想接受罷了。
不論是式的事、醉流的事、還是父母的事情。
所有的耿耿於懷,其實都只是我給自己一個不快樂的理由、藉口。
我最差勁了。
直到他們甜蜜的身影離開了我的視線,我馬上飛奔出這家咖啡館。
瘋狂的跑著,可能只是想要甩掉什麼,甩掉他們的情感、甩掉他對我的好、甩掉這一切。
怎樣都好,或許我這個人,真的不適合談感情吧。
這樣回想著,我躲在房間裡無助的哭泣。
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……他一句句關心,都變成謊言;他一句句的解釋,都變成假象;他一絲絲的笑容,都變得不再那麼耀眼。
也許太在乎,就真的什麼也得不到。
而那些曾經,始終也只能被我當成曾經來回憶。
不知道……他現在過的好嗎?
對我來說,其實過去就只是一種綁住人的枷鎖,太過在意就會被束縛。
所以我總是告訴自己:「過去只是過去。」
只是現在想到,卻還是覺得好動人、好想哭。
因為那麼美麗的色彩,是他幫我填上去的;那麼動人的溫柔,是他給我擁有的;那麼悲傷的結束,是他讓我成長的。
「喂,在發呆啊?小心越發越呆哦!哈哈!」是啊,現在我該做的,就是看清現在在我身旁的是誰。
「阿棠!不要欺負我啦!」我嘟著嘴,輕搥著他。
而他眉頭帶點笑意,傾身下來。
臉頰上的一股暖意,他柔軟的唇輕輕的點綴著我的粉頰。
「嗯……」我顫抖的閉上眼。殊不知雙臉早已發燙。
「喜歡的話,也不是不能給妳哦!」他靠近了我的耳朵,一字一句,散發出來的鼻息都讓我感到害羞。
「請不要這樣玩我。」我撇過頭,不想讓他看見我丟人的樣子。
「呵呵……好啦!」他起身,粗糙的手抬起我的下顎,就這樣覆住我的嫩唇。
在這一瞬間,時間似乎停止了似的。
我知道在我眼前的是他。
曾經或許只是一種壞的結局,那麼現在的他,會給我我要的Happy ending嗎?
默默的離開了我,那種窒息的溫熱感還沒消失。
「這樣就會知道,我不是在玩妳了吧?」說著,而他那冬陽般溫暖的笑容又再次流露。
我低下頭,不語。
曾經只是回憶──現在我眷戀的,是你。





《煙火》第三章【曾經】(完.)
繼續閱讀

《煙火》(自創長篇情感小說.) 第二章【熟悉】







第二章【熟悉】



「空啊……很好聽的名字呢。」望見他燦爛的笑容,我的淚水就不停隨著臉頰往下滑。
「咦?為什麼我會哭呢……?」用雙手捂住了口鼻並且一邊擦淚,像這樣的我,好怪,對吧……?
或許是我想起了「他」,想起了過往、想起了從前,那個我一直對他說的從前。
還記得好久以前,我跟他真的好快樂,一對人人都欣羨的情侶。
但是他變了,去年的那個冬天,當我將親手織好的圍巾遞給他,明明是那麼的溫暖……。
他卻沒伸出手接過圍巾、沒接過我給他的溫柔。
「我們……分手好嗎?」他很乾脆的,沒有任何贅詞,就這樣說了出來。
我以為我會激動的抱著他、會邊哭邊叫他不要走。
但我卻沒那麼做,反而離去的臉龐,似乎是懂了什麼一般。那時的沉默不語,讓人好不甘心。
其實我好後悔,後悔自己沒有跟他說……
現在又想起了那些回憶,是不是只因為面前的這張臉龐,跟「他」有幾分神似呢?
那種熟悉感,為何又觸動了我不該再次被敞開的心房?為何談到「他」,我就會那麼難過?
是否是因為……我還沒辦法完全忘了「他」?
「好想忘記……卻又不想忘記啊!」我悲傷的低吼,就像那夏日的蟬,聲嘶力竭的大叫著,只希望在這個夏日,能夠有人聽見牠們的呼喊。
低著頭的我,只聽見從遠遠的地方傳來的聲音,像風的呢喃般……好溫柔……。
「如果忘不了,也沒必要逼自己去忘記,不是嗎?」他輕柔的嗓音彷彿沒有任何重量,被我身旁的風捲走了似的。
我心頭一震,慢慢抬頭看向了他。只見了他溫柔的微笑,就如高劑量的百憂解一般,讓我頓時清醒。
我走向前,突然好想要……想在這個人的懷裡哭泣、放聲大哭。
「想哭的話……也沒什麼不好。」他又笑了,好像冬天裡那溫柔的日陽,給我力量。
我只是摸了自己酸酸的鼻頭,然後忍不住的上前抱住他。
我知道他愣住了,但他什麼都沒說,只是靜靜的抱著我、摸著我的頭。
對啊……或許,忘不了,也沒有那個必要去逼自己忘記那段過去。
接受它,會不會更加的快樂?
挫折什麼的,也許在每個人的人生裡,都會遇到吧。
如果沒有那段過往,我是不是就不會成長?是不是就不會和這個人相遇、和這個人擁抱呢?
「謝謝……謝謝你。」我用了極微弱的聲響,想要將這份心情傳達給他、還有他。
謝謝你,那段過去,要是沒有你、沒有那些回憶,我可能就不懂得什麼是愛。
如果沒有我跟你的種種記憶,我可能就不會跟他相遇、不會像這樣懷著再一次戀愛的心情,去抱著眼前的這個人。
謝謝你,謝謝你對我說了那些話,謝謝你讓我知道……我不是孤獨一個人、我還能夠再去愛誰。
謝謝你,擁抱著我,給了我好多好多勇氣,可以去面對那些我不敢面對的回憶。
謝謝你、謝謝你、謝謝你……。
那個相遇的夏天,讓我知道,我的愛,被他的笑容,隨著風聲吹回來了。
雖然我後悔,但是我後悔的是……我沒說出來。
沒有親口笑著跟他說那句話。
告訴他:
「我會過的很好。」
不論再怎麼熟悉,我都不會再去逃避了。
至少那種熟悉,不是壞的。
還能讓我想起那些溫度,讓我知道我不是孤獨一個人活著、我還有明天、還有希望。
也多虧那種熟悉感,讓我憶起愛一個人的感受、讓我能確確實實的感覺到那份溫暖。
最後,他又笑了。
而我,也蹙了蹙眉角,露出虎牙,深深的微笑了。





《煙火》第二章【熟悉】(完.)
繼續閱讀

《煙火》(自創長篇情感小說.) 第一章【相遇】

第一章【相遇】



七年前的那個初夏。
蟬鳴聲與蛙鳴聲是夏日最美的交響曲。
就像在輕聲訴說著我們的愛戀,將它編織成一場最美的夢境。
或許每個人都能擁有一場美好的夢境,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一場淒美的...
繼續閱讀

《煙火》(自創長篇情感小說.)【楔子】







【楔子】


靜靜的望著夜空上的璀璨,我眼神裡充滿迷惘。
那一顆顆撩人的子彈,飛上天空爆炸後的瞬間,一點點細小的光芒從火花中鼠竄而出。
墜落後成了夜空中,美麗的星辰。
我像個劊子手似的,一眨眼間便切斷了與那片璀璨的纏綿。
即便如此,卻還是切不斷與眼中相連的細絲。
上空的光芒一片片打在我身上,將我滴落在手上的珍珠照亮。
可是卻怎麼樣也照不亮我的寂寞,而我心裡的雨傾盆而下。
七年前的那一天,他約我到這裡看煙火,卻遲遲沒有來。
在此地,我等了莫約兩個小時。
他忽然來電,用微弱的聲音說抱歉。
掛斷了電話,這裡就成了我心裡最孤獨的風景。
因為那天,他發生了一場車禍,送醫不治。
而他最後的一句話,我永遠都無法忘懷:
「抱歉,我真的好想陪妳去看煙火。」





《煙火》【楔子】(完.)
繼續閱讀

停筆了。

我的一生,就是寫作。
拼寫出那動人美妙的文章,感動每個人。
即使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刻,我也不忘要寫作。
我寫的,不是任何文字。
我寫的,是我心中所有的感受。
「當心中有所感受的時候,你寫出來的文字才是最美妙的。」
我這樣說過。


那天來的很突然。
陽光燦爛中,我提起筆。
手機的震動,震響了我的心頭。
上面寫:
「來電:傻瓜。」
傻瓜......好久沒打給我了。
傻瓜,是我上了高中之後交到的第一個好朋友。
他人很好,又聰明,對女生又溫柔。
所以很受女生的歡迎。
而我這樣不起眼的小女孩,在他眼中......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呢?
或許......只是個曾經存在在他記憶裡的人吧。
雙手顫抖的接起電話。
他想說什麼?
「喂?」連聲音都在顫抖。
「喂?」試探性的。
「呃,找我有事嗎?」我問。
「很久沒聊天了,妳過的好嗎?」相同的溫柔,徘徊在我心上。
幾滴溫熱的淚水掉在手上。
為什麼?為什麼還記得我?我憑什麼讓別人記得我?
「嗯。」我小聲回答,深怕被他聽見哽咽的聲音。
「妳......在哭嗎?」無法掩飾的眼淚,就這樣傾洩而下。
「別哭了。」一句話,豆大的淚珠又掉下來。
「抱歉。」我這樣說。
我拿了幾張衛生紙,擦乾臉上的淚痕。
「給妳驚喜,妳去開門。」他說完,掛了電話。
「嘟──嘟──」的聲音響徹雲霄。
行尸走肉的,我緩緩開啟大門。
「嗨。」燦爛的笑容,映照在我面前,跟我是對比差。
下一秒,他一把抱住了我。
「我好想妳。」他將頭埋在我的肩膀上。
「......我也是。」我閉起眼睛,抱著他。
他鬆開我,然後望著我。
而我也是,望著他。
過了許久,我低下頭。
不讓他看見我的淚。
「看著我。」附帶磁性的嗓音又在我邊響起。
我搖頭。
他將我的頭抬起來,低身吻了我。
我推開他。
「......傻瓜。」我嘟嘴,輕搥他的胸膛。
「叫我嗎?」他笑了。
我也微微笑。
好久、好久好久了......
好久沒有這樣。
我好懷念。


很久很久之前,我就愛上他了。
深深的愛上他。
而他也愛著我。
很可惜,我們並不知道對方的心意。
「愛情裡若是兩方都互相喜歡,就一定要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才行。如果不說出來的話,兩個人,就誰也不會知道。」
也不會有結果......
我這樣對他說。
望著天空。
而他望著我。
「那不確定對方是不是喜歡自己呢?」他問。
「那就更要說出來了。」我突然望著他,很認真的說。
「為什麼?」他又問。
「如果不說出來......可是會後悔的喔。不說出來的話,你也不會知道對方是否愛著你。即使會受傷,我也要說出來......」
他抱住我。
「那麼,我現在說,我喜歡妳。」他抱著我。
「我、我......」不說出來,可是會後悔的喔。
「很抱歉,我不喜歡你。」我不適合你吧。
「是嗎?」他苦笑。
拒絕他的我,好蠢。
如果可以早一點表達出來的話,我們就不會只是朋友了。
那他現在,還愛著我嗎?
我現在還愛著,深深的。
無法忘懷,那個笑容。


「我看了妳打的小說。」他說。
「如何?」我看著他。
「嗯,我很喜歡,而且情感表達很深刻。」
「要讓我這樣的人感動,可是不容易的喔,妳還真不賴。」稱讚。
「謝謝。」那時候的我,是這樣說的。
只是那天,我去看了醫生。
醫生說我得了癌症。
而且是末期,活不久了。


躺在病房裡的那段時間,他每天都有來看我。
等到他出了病房後,我就開始寫我的小說。
那是篇新的小說。
內容敘述著一位女孩深愛著一位男孩,男孩也愛著她,某天,那個男孩跟她告了白,只是女孩拒絕了他,只因為,女孩知道自己生了病......
我寫的是自己。
女孩是我,男孩是他。
淒美的愛情故事。
只是這個故事,持續了不久。
醫生說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。
「咳咳......咳......」我邊咳嗽,邊寫小說。
「我來看妳了。」他笑著走進病房,我便把小說收起來。
「嗯。」勉強擠出點微笑。
那天,他抱著我,說再見。
我對他揮揮手。
等他走出了病房,跟往常一樣,拿出小說,繼續寫。
只是頭昏昏的,我睡著了。
心的跳動,越來越慢。
心,跳動、跳痛。


他拿起我最後寫的小說,讀了一點,便哭了出來。
小說的最後一句,也就是我昏迷的前一秒,寫道:
「今天,男孩又來看她了,只是女孩的身體越來越差,她等到男孩對她說了再見之後,她便輕輕的闔上了眼,愛寫小說的她,停筆了。」
那篇小說的名字,叫做停筆。
女孩為了男孩,寫了小說,也為了他,而說不愛他。
「笨蛋......愛不到一個自己想愛的人......不是很痛苦嗎?」他失聲大哭。


有時候,愛一個人,可以不用說出來。
有時候,愛一個人,可以為他做很多。
有時候,愛一個人,可以為他而不愛。
有時候,愛一個人,可以讓自己心痛。
有時候,愛一個人,表達的方式可以不同。
因為無法用嘴說出,所以我用小說表達。
只是,現在我停筆了。
所以再也無法向他表白了。
我恨我自己為何在那時,沒有說出,說出我愛他。
我後悔了。
現在,
我停筆了。
一個愛寫小說、深愛著他的她,
停筆了。
繼續閱讀

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

「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」
原本這句話,總是掛在我嘴上。
但是,現在這句話,
卻傷害了我自己。


我深愛著他。
明明拚命的想掩飾心痛,
可是感受,
卻是如此真實深刻。


我望著兩顆小小的白色藥丸,
不要看它小,不吃可是會死人的。
那是控制我心臟的藥。
我露出不屑的眼神,將它丟進垃圾桶。
我才不需要那種東西。


別人總說我堅強。
但我明白,那只是倔強。
因為倔強能夠掩蓋所有對我自己不順眼的一切。
因為倔強可以掩蓋我的懦弱、可以掩蓋我的悲傷。
但不能掩蓋的只有一個──
我愛他的心。


沒有他的夜晚,我發了神經似的翻開舊相本。
相片沒有泛黃,而是我們的回憶泛黃了。
明知道看到這樣的片段回憶,我會禁不住的哭了,卻還是堅定的翻開它。
望著相片,我看見一男一女,開心的合照。
那是唯一的,我們的合照。
我又忍不住哭了,只是這次,不太一樣。
我帶著微笑哭了。
因為我覺得,相片中的他們真的好開心。
所以我跟著他們微笑了。
我蓋起相本,望著窗外。
無眠的夜晚,你是否還會想著我?


被人說過傻,只因為我深愛著他。
「他根本是在欺騙妳。」;
「那種人不值得妳愛。」;
「清醒一點,拜託了。」......
總是這些話,圍繞在我身旁。
我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我不能追求我想要的。
我只是去做了我想做的事啊......痛了、傷了,又有什麼關係呢?
我才不在乎。
因為這是我自願的。
原本都一直以為是自己在為他付出,但是我錯了。
他也在為別人付出。
而那個人,永遠都不會是我。
原本以為沒關係的事,原本以為自己付出自己痛沒關係。
我錯了,真的錯了。


「別再讓我為難了。」
他這樣的一句話,我懂了。
是我束縛了他的自由。
是我阻止了他想要做的事情。
是我的錯,是我太愛他。
但是愛一個人,也有分是非對錯嗎?
以前的我這麼想,答案是沒有。
但是現在的我這麼想,答案卻是......。
有,是我的錯。
他不喜歡我,是因為我不夠好。
是我的錯。
抱歉。


「你喜歡的是誰?」
我曾這麼問過他。
但是他只是沉默。
我反問自己:
「是我,這麼不值得信任嗎?」
這樣啊。
是這樣啊。
之後就不想這樣過問他了。
是我給他的困擾,難道我忘了嗎?
最後這個問題,是朋友告訴我的。
「他喜歡我們班小小隻的那個啦。」
這樣啊,她很可愛吧。
而他也很可愛啊,很配呢。
既然很配的話......為什麼我要哭?
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?
明明很配的。
當真正喜歡上一個人,說不痛是騙人的。
真的,好痛。
愛上他之後,覺得自己好懦弱了。
所以把自己偽裝起來,有種保護色,叫做透明。
透明的......這樣就算我流淚,別人也看不到了吧。
明明想笑著替他加油,卻哭了。
好傻好傻,曾以為他也很傻。
結果,
原來傻的,
只有我一個人。


覺得當真正的深愛著一個人,會很難放手。
因為太愛他了。
但是困擾到他之後,就不得不放手。
就算是懲罰吧。
愛上他是我的錯。
所以我放手讓他自由。
可是感情,哪有這麼容易說放就放呢?
這句已經是口頭禪了吧。
只是我看到了他,他也有沒辦法放開的時候。
信上這麼寫:
「我找到妳的無名了,照片不像妳喔。
我也有無名了,去看看吧。
我等妳留言。」
看完之後,鼻子酸酸的,我的淚水傾洩而下。
好難過,原來他還愛著她。
我好傻,好笨好傻。


一個禮拜過去了,我喝了些水,吃了幾片白土司。
站上秤重磅,我整整瘦了五公斤。
沒想到才短短的一個禮拜,變化就這麼大。
就像他對我的愛,才短短兩個月,就結束了。
不,或許就連開始也沒有。
或許他連愛,都沒給過我。
給我的只有,
那股無法簡單就抹滅的溫柔。


「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。」
這句話,沒想到現在卻傷害了我。
他也有他無法放下的時刻。
是我不值得信任,他從來沒告訴過我這些事情。
我在他心中沒地位,是我忘了。
抱歉。
我真的忘了。
一切都不是那麼的絕對。


過了一個月,發現自己的心臟怪怪的。
去了醫院,醫生說我活不久了。
正常吧,活該。
因為我都把藥丟了。
不是藥苦難吃。
而是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個殘缺。
這樣的女孩,會有誰要呢?
還不是老了,很多事情都沒辦法自己做,都要別人幫忙,誰會想要照顧這樣的女生。
所以我才把藥丟了。
有誰想要這樣一身都是病的女孩?
呵,夠傻。
傻的可以。
笨的可以。


有時候會看著天空發呆。
覺得,為什麼天空如此遼闊?
「天空,妳會不會也有一些難過傷心的事呢?」
說完這句話,天空開始下起了太陽雨。
似乎是在回應著我。
天空......明明出著太陽,卻下起了雨。
就像一個強顏歡笑的人。
臉上的陽光大家看的到。
心中的悲傷,下起了大雨。
而我,站在草原正中央,痛快的淋著雨。
偶爾大哭一場,不也很好?
頓時,臉頰上一片溫熱,我以為是天空吻了我。
此時的一片濕潤,是雨水,還是淚呢?
我已分不清。


「吶,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,對吧?」
我這麼問了他。
「嗯。」
他也輕聲的回答著我。
靜靜的,我靠在他的胸膛。
睡著了。
天空很晴朗,鳥語花香。
抱歉,其實我已經死了。
早在沒有一個禮拜沒有吃飯、也沒吃藥的情況下。
除了心死了。
連身體也被帶走了。
這樣睡著了,我再也不會醒了。
流下眼淚,我卻微笑。
算是滿足的死去嗎?
我不知道。
只是......現在這樣,靠著他的胸膛,在一個美麗的午後,睡著了。
這樣的我,幸福吧。
只是我真的還放不下。
因為,
感情,不是這麼容易說放就放的,
你說,
是嗎?
繼續閱讀

你寂寞的時候,我也在寂寞。

現在的每天晚上,兩顆安眠藥好像成了習慣。
看著小小的藥丸,我爽快的吞下它。
當它滑進了我的喉嚨,我知道,它也在侵蝕著我的生命。
像藤蔓一樣,不停蔓延開來。


今天又是個無法入眠的夜晚。
每天晚上,我都是這樣的。
曾經試過躺在床上躺久一點,但似乎沒什麼效果,三個小時過去了,我還是一點睡意也沒有。
夜晚來臨時,我總會有個習慣。
就是坐在窗邊,望著銀白的月亮,喃喃自語。
或許看到的時候會說我是個神經病,不過我沒差。
因為望著她,我會想起某些事情,不論生氣難過、開心快樂。
它們都會從那微弱的月光中,不斷散發然後蔓延。
直達我的心中。
想著想著,有時候,我會不自覺的掉下眼淚,因為我會想到難過的事情;有時候,我會不自覺的嘴角上揚,因為我會想到開心的事情。
難過的時候,就提起嘴角;快樂的時候,就將嘴角垂下。
這樣的反對比差,我似乎已經習慣了。
就這樣,吞下安眠藥的我,在窗邊沉沉睡去。


為什麼愛一個人對我來說,好困難。
為什麼你對我來說,是那麼特別的存在。
為什麼你,喜歡的不是我。
這三個問題在我心中打轉的時候,我掉下淚,不知道為什麼。
夜晚很安靜,沒有任何一點聲響,而眼淚掉落的聲音,回蕩在我房間。
「月亮妳看見了嗎?我哭了。」我自言自語。
柔和的月光,如此刺眼,讓我想要將淚水一次發洩。
「哭過就好了,傷都會好的,這樣相信所以深呼吸著割捨......」簡訊鈴這樣想起。
我打開手機,忽然看見熟悉的關心。
「妳睡了嗎?我好想妳。」這上面這樣寫。
怎麼可能......?這是你傳的嗎?
我回信寫道:
「還沒睡,我失眠了。」打完了,我考慮要不要送出去。
思考著,但卻按了發送鍵。
不久後,又有一封信傳來:
「我可以去找妳聊聊嗎?」很突兀的,我來不及反應。
你要來找我?好懷念......你多久沒說過這句話了呢?
「......嗯。」簡短、不做作、冷酷,這就是我的性格。
按下發送鍵,我等待回應。
突然發現,自己好像白痴。
明明是一個自己喜歡而又不喜歡自己的人。
突然手機鈴又響了:
「那我們約在妳家附近的咖啡店。」咖啡店......好吧。
「......嗯。」按下發送鍵,我立刻奔跑,奔跑至那個,連神都未知的世界。
我好笨,知道你不愛我,為什麼還是如此期待?
「呼......呼......」我氣喘吁吁,往咖啡店裡一望,並沒有人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每次來這裡,你總是會坐靠窗的位置。
難道多年不見,你的習慣已經改了嗎?
是嗎......?現在,有我不了解的你啊。
「唷。」你拍拍我的肩,我轉過頭去,望著你。
「嗯......妳還是沒變呢。」你的眼神掃過我的全身上下,頓時我的臉發熱發紅。
「嗯。」我回了你,便別過臉去,不想讓你看見我的模樣。
「呵呵......」你笑著,我轉去看你,愣住了。
沒想到,這幾年的變化這麼大,短短的時間內,你連笑容都變得如此燦爛。
我似乎......已經不認識你了。
「走吧,我們進去,外面很冷。」「嗯。」兩句短短的對話,我感到窩心。
「我們坐靠窗,好嗎?」沒想到這點還是沒變,我有點開心。
不久後,服務生便送來兩杯熱咖啡。
一杯是卡布奇諾、一杯是藍山。
原來你還記得......我喜歡喝這裡的卡布奇諾......好開心。
「妳說,妳失眠了嗎?」你用深遂的那雙眼看著我,就像要把我溶化一樣。
「嗯。」我低下頭,喝我的卡布奇諾,奶精隨著咖啡的漂流,形成了花的形狀。
「原因是什麼?」「不知道。」......突然的一陣沉默,我們都感到尷尬。
「去妳家,好嗎?」「嗯。」就這樣,我們簡單的走出了咖啡廳,簡單的。


走了一段時間,路上,我們都沒有說話。
我拿起鑰匙開門。
就這樣,奇妙的一個夜晚開始了。
「妳家還是沒變,這麼簡單舒適。」你觀望著我家,驚呼道。
「嗯。」我點頭。
「吶,那個......我就直問了,妳是不是......還喜歡著我?」你看著我,深遂的眼神,沒有改變,跟當初的你一樣。
「......。」我無言,看著你。
「妳不說,我就當妳默認了喔。」你翹起食指,看著我,那樣子甚是可愛。
「......沒有。」我簡短且小聲的說,其實我根本就沒那個勇氣去說我不喜歡你,那對寂寞的人來說,多麼殘酷。
「騙人。」「沒有。」說完這句,唇上一陣溫熱。
沒錯,你吻了我。
吻了我。
你強硬的用舌頭翹開我的脣齒,就這麼深入到裡面。
觸感還是跟三年前一樣。
我推開你,狠狠的。
不是因為你的唇不好吻,而是因為我不想屈服於你。
我了解我的任性。
但是我不想承認我喜歡你,因為你當初是有女朋友才跟我分手的。
因為,我們現在,玩完了。
「妳還愛我吧......?我愛妳,這幾年,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妳。」你認真的看著我,那眼神,比剛剛還要熾熱。
「不,我......我不愛你......我從來就沒有愛過你......」聲音的顫抖,我是知道的。
「妳的聲音在顫抖......告訴我妳還愛我......。」你抱著我。
那麼一刻,我多麼想說我愛你。
很可惜,愛你不能承認、想念不能訴說、心事不能傾訴,這就是我給自己規定的。
「我不愛你......」到了這個時刻,我還在倔強。
你將我壓在牆上,並且將唇貼上我的唇。
我想推開你,可是我沒有那個力氣。
你將我吻到床上,解開了我的衣扣。
「為什麼不承認......?」你問。
「沒有的事,沒必要承認。」我轉過頭,其實淚已悄悄滑落。
「妳還是一樣倔強......依然的我行我素。」你望著我。
「這是我的性格,我不會改。」很倔、就是不肯屈服。
「我愛妳。」你吻上我,瘋狂的解開我的衣服,身體就這樣赤裸。
這樣的謊言,虧你還說的出來。
「妳的身體還是一樣美。」你低下頭,從頸部的地方開始,印下那一個個深深的記號。
「這種下流的話,虧你還說的出來。」我冷哼。
「妳不推開我,我就下手了。」你微笑。
是要我推開你的意思?
「別鬧了,閻影致,我不是你的玩具,我不會任人所操控。」我推開你,穿好衣服,自逕走到牆壁旁。
「妳確定妳現在都沒被任何人所利用?妳敢篤定嗎?舞流殘。」你在我身後,用附帶磁性的嗓音說,雖然好聽,可是諷刺。
「這句話還輪不到你來說,弱者。」我冷酷的言語,想必傷到了你的心吧。
「不敢肯定,妳敢說妳是強者嗎?」你的冷言冷語,冰凍了我的心。
「......滾出去,只會玩弄了又丟的人,沒資格進來我家。」要你滾,是怕真相太真實赤裸。
「妳一開就不該將我放進來。」你丟下這句話,走了出去。
那晚,你走之後,我都在哭。
蹲在小小的角落裡,
不斷獨自的哭泣。


為什麼明明寂寞、明明需要人陪的我,如此倔強。
這樣強硬,根本沒人會想陪伴我。
是我自己造成的。
或許......我根本沒那資格去愛你。
是我,太過懦弱。
倔強,只是想掩飾一切的過錯。
也將所有事情,合理化。
這就是我。
那天,你那麼說了:
「我好寂寞,我們都一樣。」
「是嗎?」我坐在你旁邊,回答你。
「跟我在一起嗎?兩個寂寞的人,在一起不會寂寞,負負得正喔。」你笑了,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你笑的時候,我就心動了。
但是到現在,我了解到,
兩個寂寞,就是寂寞加寂寞,加倍寂寞。
那寂寞,不只有我的。
還有你給的。


那天晚上之後,隔了兩個禮拜,你傳簡訊給我:
「抱歉,其實我很寂寞。」
我回傳給你:「為什麼?你不是有女朋友了?」
你傳回來:
「我跟她不合,分手了。」
我回你:
「為什麼?」
你傳來,上面幾個字,我哭了,淚就滴在那螢幕上。
「因為,我現在才發現,我愛的人是妳,當時是我太衝動了,才跟妳分手。現在我會好好照顧妳,妳願意回到我身邊嗎?」
為什麼......?為什麼這樣遲鈍。
明明知道我在你身邊那麼久了,你卻還是沒發現我對你的好。
你好傻。
真的好傻。
「願意。」頓時發現,我也好傻。
竟然就憑這幾句話,我相信他了。
笨的可以。


隔天,你約我,地點一樣是咖啡廳。
點了餐,坐了下來。
你說:「妳今天穿的很漂亮。」
「謝謝。」
聊了很久,漫長的下午,陽光日曬,就在我們的談話中,時間飛快的過去了。
「走了吧。」「嗯。」就這樣,你每天都來這裡,也都會送我回家。
相處了一段時間。
我開始也發現......你似乎在騙我。


那時候的你,每次接到電話,幾乎都會出去講,好像是不想讓我聽到。
在你不在時,我偷偷看了你的手機,發現有很多簡訊,裡面都是甜言蜜語,而且有好幾個不同的女生。
「果然......我是被騙了。」
那天之後,我就很少再跟你說話。
不想接受事實。
明明我是這麼愛你。
某天下午......


「我們分手吧。」我平淡無奇的說。
「為什麼?」你很驚訝的看著我。
「不適合,我們已經結束了。」我起身。
「等等!明明我們相處的很好,為什麼......?妳可以說出來我哪裡做的不好,我改進。」你認真的說。
「沒有,你很好,是我太笨,被你這種人欺騙。」我怒。
「妳、難道說,妳看了我的手機?」你有種勃然大怒的感覺。
「是啊,不看我就會一直被騙下去。」我慶幸我看了。
就這樣,我們離開了。
不只離開那裡,也離開你的心裡。
我又想起那天的對話:
「我好寂寞,我們都一樣。」
「是嗎?」
「跟我在一起嗎?兩個寂寞的人,在一起不會寂寞,負負得正喔。」


寂寞是你給的。
寂寞加寂寞,只是更加寂寞。
其實你不知道。
你寂寞的時候,我也在寂寞。
繼續閱讀

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?

離開時,我從來不數自己帶走了什麼。
我只數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。
每次掐根手指算算,最後剩下的,只剩沒人要的曖昧回憶。
片段像跑馬燈一般,不停重複上映。
淚水充滿了整個略紅的眼眶、痛苦漲滿了整顆鼓動的心靈。
淚我帶走了,你的我還你了。
我們之間,還剩什麼?
我的心提著行李,很輕,雖然你的都是我給的,可是你都沒有還我。
還有,你忘了還我一個重要的東西──那份我給你的愛。
或許你還留著它;也或許你將它給拋到天涯的某處,我找不回來了。
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?


那天,我想面帶微笑跟你說再見,可是我的眼淚不允許,它就這麼不爭氣。
想笑、卻哭了。
「再見了。」再見,希望我們還會再次相見。
但卻又思考到,下次再見,我們的關係會是什麼呢?
朋友?陌生人?還是......曾經擁有愛的一對戀人?
那麼氣氛一定會變的很尷尬吧。
這麼想了,卻還是沒那個勇氣跟他永別。
因為,我是曾如此的愛過,如此瘋狂、如此令人雋永。
但現在,心卻又很空,很寂寞。
就像廣大的宇宙般,存在幾顆耀眼的星星,或許吶喊也會有回音。
又想起,在愛你時,心中塞滿了寂寞的時候,我終於了解到,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擁有的那種寂寞感。
但在你身上,我只尋到寂寞,或許這是你給的,也是我所能帶走的唯一財產吧。


那夜、那晚,你的香氣,如此清晰,現在似乎還環繞在我身旁──不,也許是我沉溺在回憶中的世界裡了,那幻想,多麼真實。
憶起你那雙溫柔的手,不大,卻能給我溫暖加倍。
現在,就連那餘溫,至今都仍殘留在我指縫間,是因為我握的太緊而不願放開吧。
「妳一直都是個寂寞的人,妳一直都是個害怕寂寞的人。能夠讓我陪妳、讓妳不孤單嗎?」你這麼說,然後像向日葵般燦爛的笑容,就從潔白的牙齒之間,傾洩而下。
我沒有回答他,因為我被他那燦爛的笑容所迷住,甚至以為那笑容今後都會是我的。
專屬我的。
是我太寂寞了吧。


獨自一個人,我坐在小溪旁,清清的水流過,好像想把天空中的白雲也洗乾淨,但卻洗不淨我腦海中那些甜美的回憶。
想著想著,低下頭,我看見小魚游過,想起了我跟他在這裡抓魚的情景,那很好笑,但我卻只是莞爾,望著孤獨的風景。
一切都沒有改變,是我腦子裡的記憶,將這裡的佈景換成我和他的。
只是現在,這再也不屬於我們。
明明面無表情,我的淚水卻傾盆而下,或許這是一個人最痛最痛的時候,才會有的表現吧。
痛到連眼淚都沒有聲音。
很安靜、這裡安靜到我快窒息。
起了身,我離開。
回憶在我心裡深了、我們之間卻慢慢淡了。


回到家中,明明是小小的公寓,在我眼裡看來卻如廣大的草原般空曠。
少了他,真的少了好多。
兩雙拖鞋換成一雙、兩個椅子換成一個、兩碗米變成一碗、兩個杯子換成一個、兩杯酒換成一杯、兩個小沙發變成一個、兩隻牙刷換成一隻、雙人床變成單人床。
什麼都從雙變單、這是一個人的孤單、一個人的狂歡。
我倒在床上,感覺一切的事物都改變了。
是我太寂寞,還是他太溫柔?
我摸著床單,思考我們的回憶,他曾在這張床上,撫摸過我的痛苦、吻過我的孤單、擁抱過我的寂寞。
真的是唯一無法忘懷的。
因為我們曾經愛過對方。
望著手,幾滴溫熱的淚珠就這麼執意落在我的手上,是誰哭了?是我、抑或者我的心。
想拋棄這一切、太難。



心中起了一波波的漣漪,或許是我太傻,把他跟我,當成故事中的男女主角。
然後過著幸福的日子。
但是我錯了,是我擅自這樣想。
負擔起沉重,發現我的翅膀斷了,什麼時候才可以再飛?
或許永遠都不能了吧。
「我沒資格愛人。」因為我太自私,不是屬於我的,不能挽留。
連這道理都不懂的我,沒資格愛人。
我一直都是這樣說自己的。
但是你的笑容讓我打破自己的紀律。
敗在你的微笑下,我算不算幸福?
或許是這樣吧。


「吶,我們分手吧。」你這樣說,眼中沒帶任何一絲情感,只是這樣冷冷的一句,冰凍了我的全世界。
我打破沉默,開口道:「嗯,分手吧。」當我說完這句話,他便轉身。
我不知道他轉身後有沒有哭,但是我卻哭了。
想問理由,卻把話吞回肚裡。
或許是厭倦我了吧。
並且我也沒資格問理由。
因為,是他先愛我的,所以他有權利說不愛。
而我,沒有權。
分手之後,他會不會過的很好?
如果再見到他,我一定要跟他說:「我過的很好,所以你也要過的很好。」
下次再見面,我要這麼告訴他,既然已經分手,就告訴對方自己過的很好。
因為還愛他,所以希望他知道自己的消息、也希望他好好對待自己。
這就是我的溫柔了吧。
因為我深愛著他。



「妳跟他怎樣了?」面對朋友的關心,我只笑笑的說:「分手了。」
「欸?為什麼?」似乎還想繼續追問下去。
我沉默。



你帶著我的愛走遠,就這樣,
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?
我過的很好,
希望,你也能過的很好。
這是我唯一的期盼。
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?
剩下回憶,還不停在腦海打轉。



對,我們分手了。
想留下點什麼,卻發現,什麼都早已不見。
只剩下沒人要的回憶。
充滿美好的片刻,不是他想要的。
我們之間,還有什麼可以留下?
繼續閱讀

破三千了欸!!

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!!
我破三千了啦!!XD
一直期待的數字出現了!!:")
謝謝大家的參觀喔!
雖然我這裡已經荒廢很久了啦......
不過以後或許會多增一些文吧!
總之謝謝大家喔!
繼續閱讀

淚人兒。(自創)

斷腸不識淚人兒,
傷心欲絕,
心谷徘徊傷心淚。
淒淒切切,
傾城佳人,
淚流滿面,
不知為誰。
(以上,很短很爛又沒意義的文章可以無視謝謝!只是突發奇想(?)無抄襲!)
繼續閱讀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